专访 | 耀中教育机构徐涛:国际教育的未来与

专访 | 耀中教育机构徐涛:国际教育的未来与

时间:2020-03-13 01:5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徐涛

资深的国际教育者,徐涛于1997年加入北京耀中国际学校,历任中文老师、中文课程主管和中文部主管,2008年升任为中方校长。在走过十年的校长生涯之后,徐涛女士于2018年升任耀中教育机构的课程和教学总监。徐女士和其所在的耀中教育机构对于国际教育和国际课程,以及国际教育的未来和发展都有着非凡的见识和情怀。

从耀中教育机构看国际学校的优势特色

耀中教育机构有着 86 年的悠久历史,从创立开始到现在,拥有耀中和耀华两类教育体系。

耀中国际学校在硅谷、香港、北京、上海、重庆、青岛都有分布;耀华国际教育学校在广州、重庆、北京亦庄、上海临港、浙江桐乡、烟台等国内多地建校。两类学校的 接收群体 有所不同:耀中学校接受外籍人员子女,耀华学校接受本地公民。课程也有相应的区别:耀华满足政府规定,实行 九年义务教育制度 下的国际教育 ;耀中不受国家课程限制,施行耀中独有的国际课程以及享誉世界的IGCSE和IBDP国际课程。

耀中教育机构的幼儿教育在香港乃至亚洲地区享有盛名,在国内多地开办了耀华国际教育幼儿园。2018年,耀中教育机构在香港成功开办了耀中幼教学院,成为亚洲首间专注幼儿教育的本科学院,完成了其从幼儿到学士的涵盖幼儿教育、小学教育、中学教育至高等教育的耀中教育体系,成为国内教育行业内唯一一家拥有 全产业链集团 的教育机构。

耀中作为一个教育机构,所有学校都属于自建学校,与其他“硬资产”进入的收购学校不同,它不以强势资本为主要助力,更多了一份“ 教育者的初心 ”。

政府最新出台的法规明确禁止集团直接收购学校,这对耀中教育集团基本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Q1: 作为一个老牌且影响力很大的教育机构,耀中耀华国际学校的课程内容安排是怎样的?

A:我们的幼儿园和小学都有自己独立研发的耀中国际教育课程。进入高中段则会提供享有国际声誉的英国剑桥的IGCSE,A Level和国际文凭IBDP课程。

Q2:学生出国和参加传统高考的比例是怎样的?

A: 无论耀中还是耀华学校的学生,都是衔接海外的高等教育。虽然耀华学校需要遵循国家的九年义务制教育,但高中都会参加国际课程的学习,为申请海外大学做准备。

Q3: 您觉得国际教育行业发展的最快的是在哪几年?是近些年,还是很早就开始的?

A: 20 多年前 我加入国际教育的时候,这个圈子很有限,它只有两类学校,一类是使馆学校,由政府资助,使馆承办,像日本学校、澳大利亚学校、法国学校等等,现在这种学校也存在。另一类就是像我们耀中,京西等 为外籍人员子女提供教育的国际 学校 。

通常,接受外籍人员子女的国际学校有自己的 标准 ,比如授课语言是英文,学生来自不同的国家,采用国际课程。最近这几年,在中国内地被热议的“国际教育”则更多指向新型的面向中国本地学生的民办私立的新型国际学校。这类学校的崛起,一方面是政府在鼓励和逐步开放民办教育这个领域,另一方面也是在满足很多中国家庭对优质教育的需求。

民办教育的兴起和其市场的潜力,也在吸引地产和资金加入这个办学领域。我个人作为一个教育者的观察是: 资本的加入对新兴的民办国际教育来说是积极和利好的 ,前段时间出台的民促法可以看作是政府对资本投入该领域的一个规范,避免资本的逐利带给行业发展的负面影响。长远看,这是对 追求高质量的国际教育办学的支持 ,而不是遏制。

Q4: 所以您觉得资本进入教育领域是利大于弊的?

A:当然。国家和政府所致力的教育公平,由于地区和预算的限制,无法去专注追求质量的保障。但有资金和资源支持的民办国际教育,则可以去满足一部分家庭对 优质教育的追求 ,特别是基于教育研究所开展的对先进的教育模式的探索和尝试。基础教育方面, 国家要对义务和公平负责 ,而有资本支撑的民办教育则追求优质教育。

从这两者的关系看,未来,优质的私立教育在教育上将起到引领示范的作用,促进教育的整体发展,是对教育均衡的一个促动。我们的政府在发展教育的过程中,也曾经在专门的地区和专门的学校投入建设了一批优质学校,这是特殊阶段的特殊需求,现在政府在教育的发展规划上更多是在关注公平和均衡发展,比如对择校现象的反思和矫正。

Q5:去年出台的新民促法要求中小学阶段不能盈利,您觉得民办学校有什么影响?

A:我觉得新法规的出台,尽管给很多新兴的民办学校带来震荡,但是对规范整个行业是有利的,遏制了资本的短期逐利。教育不是一个逐利的行业,所以政府的这个举措是向好的。

Q8:您觉什么样的量化指标适合用来评价国际学校?

A:近几年,教育的量化指标一直是被热议和质疑的话题,特别是在当下,面向未来,我们需要更多有创新能力、思考能力、协作能力、沟通能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的人才的这样一个大趋势下。大家不仅仅关注教育质量和升学率问题,大家对于整个教育系统都在进行开放的讨论和积极的思考,每个国家的教育者都在反思教育系统。这也是近期项目化学习、芬兰的现象式教学成为热点的原因,因为这两个教学法都是从现实世界的真实问题出发,为学生提供解决问题的学习过程和机会。

谈到教育的评估系统,我们也遗憾地看到,作为检验基础教育的最后一道程序大学录取制度的存在,或者目前我们没有办法撼动“大学”这个靠分数来评判学生的最后一道收割机,我们就没有办法挣脱分数的束缚。 关于大学教育,海外也有类似的报告和反思,常春藤学校的学生去到工作领域,但是企业对他们并不满意,这些大学的佼佼者,他们都是用分数证明过自己的人,但却在职场上表现出令人失望的一面,那就是欠缺创新能力、思考能力、协作能力、沟通能力和解决问题的能力。逆向追踪和思考,教育者要问这样的问题:现实世界和未来需要的人,大学培养了吗?

量化指标和大学录取的排名,是否就是教育质量的体现?作为教育者,我并不认同,某种程度上,这样的做法甚至违背了教育的本质。 但是当下的中国家长在理解教育质量方面,在他们没有找到一个更合理的系统的时候,他们就只能依靠 旧有的系统来做判断 。这里的旧有系统不单指高考,也指向所有替代高考的新指标,比如常春藤名校的录取率,国际考试的世界排名等等。

中国在近年PISA的名次一直在下降,已经从第一名下降到了第十名。(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国际学生评估项目的缩写)是一项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统筹的学生能力国际评估计划。主要对接近完成基础教育的15岁学生进行评估)为什么PISA在科学语言和数学之外,又加上了一个“全球竞争力”作为评分标准?为什么国家课程在知识能力的之外又增加了核心素养作为考察对象?这都告诉我们,不管是中国政府,世界经合组织,还是其他任何国家都意识到了,仅仅凭分数来衡量学生们的能力是不完善的,这种有失偏颇的体系不是教育该有的样子。

Q9: 您觉得评价一个学生能力的根据什么?

以PISA的全球竞争力的评估为例,它特别重视学生 基于情境做出正确的选择 ,这显然不是通过记忆,通过知识的考量就能达成的。这也是为什么世界500强的公司并不总是满意常春藤院校毕业的学生。现实世界需要的人超越知识,它需要合作能力,创手能力,团队协作等等。任何有能力推动行业发展的做排名的公司,应该寻找 更好的评估系统 ,而不是在旧有体系桎梏里徘徊,拿到现成的数据一排。PISA很有前瞻性,它意识到了“ 全球竞争力 ”是未来人才都应该具备的一种素养。

现在也有数据显示中国大学生在海外的完学率是比较低的,就是说一个学生以很高的分数进了那个学校,但完成不了学业,这也是个很重要的数据参考。一流的大学也有自己的一个办学文化和追求,成绩高不是唯一的入场券。另外,收生的多元化标准也是一个关键考量,这也是哈佛大学遭到美籍华裔学生的抗议,认为他们录取不公平的原因,中国学生作为少数族裔,在被常春藤名校录取时也有很多平权之下的尴尬和潜规则。

所以 评估标准和体系都是需要动态的,不断被完善的 ,这是一个复杂的历程。有些量化的排名是会迎合一些市场,满足两三年的参考需求,但这个肯定不是长远的,不是最科学的,也不是最公平的。

Q10: 为了培养出新时代的人才首先要把老师塑造到一个适应到新去培养新时代人才的高度。请问耀华耀中在师资以及学校自身成长方面有什么优势之处呢?

A: 我觉得虽然标准化、量化的东西不能全面的反映出一个学校的质量和能力,但标准化有它一定的道理。我们招聘老师肯定也是有一些硬性指标的,比如一定要有教师资格证,基础的从教时间,相关的经验等等。 优秀的学校都会有其相对科学的指标体系。

老师们进入我们系统之后也都有特别好的专业培训计划,比如我们做学习社区就在推动老师的协作和创新。老师的优秀带来优秀的学生。我们坚信没有老师的创新,就没有办法培养有创新能力的学生,没有出色的老师,就培养不了出色的学生。当然大家也要对出色有自己的标准和认识。

耀中耀华国际学校聘请的都是全球一流的老师,进入我们的文化后,我们也会帮助这些国际老师理解本土文化,根基国内的优秀文化和传统,培养中国孩子成为未来的国际公民。老师们进来之后的 文化的理解、文化的认同、融合都不是一蹴而就的 。我们一直非常警惕对国际教育的几种误读:国际教育不等于英语教育,国际教育不等于国际课程,国际教育应当深植于先进的教育理念和以人的发展和成长为核心的教育本真。

谈到中国本土国际教育的路径,我认为只有 适合中国国情的教育才符合培养出属于中国和世界的国际化人才 。比如,盲目引进美国的教育体系时,也许该看看在香港和新加坡施行了多年的国际教育的经验,它们也许更关注了本土文化。 教育无法脱离情境和背景 ,脱离了存在的情境context,就无法谈论全球化。

全球化的概念不是教育者造出来的,它的诞生背景是为了满足经济的全球化发展。但教育者为什么倡导“全球竞争力”,那是因为全球化正在成为我们的生活情境,我们需要准备我们的学生在这个全球化的情境中去更好地发展自己。但即使是全球竞争力,首先要学习的也是对自己 本民族的文化的认知和理解 ,没有对本民族文化的一个认知理解的话,你是很难在另外一种文化下面定位自己,理解自己,接纳自己。从这个意义上说,照搬的美式教育和英式教育反而是不负责任的一个国际教育的模式。

耀中耀华都有着自己的 教育理念和愿景 ,我们不使用英美教育来打造自己的教育品牌,我们致力于充满中国自信的国际教育。